關於部落格
  • 7493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三春白雪歸青塚,記我最敬愛的學長汪能安少將_73黃世和_104.3/10

能安同學值夜班後,晨起後又去跑步導致身體不適而殉職,值完高勤未休息又繼續工作,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精神,顯見他的敬業及工作壓力,悠悠蒼天,何薄於汪於98.3/24病逝於職務內,享年49歲,悠悠蒼天,何薄於汪,宜男弟妹,哀慟如下: 蒼天哪!你為何急匆匆將汪交於春風 大地哪!你為何急匆匆將汪攬入懷中 情願以死換汪的生,好率70年班再出航 鞠躬盡瘁誰能比,一生拼命誰能及 蒼天你太不公啊!大地你太絕情! 空留家屬及年班兄弟 家屬託付何人,生生痛死兄弟心。 汪能安是四十九年次出生、海軍官校正期七十年班、三軍大學指參八十三年班、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正規班九十年班、國立台灣大學在職碩士專班畢。汪能安曾經歷海軍二級艦艦長、諾克斯級艦艦長、海鋒大隊大隊長、海軍官校學生總隊總隊長、民國九十三年調任海軍官校教育長,九十四年元旦晉升海軍少將官銜,並接任我國第一位紀德級戰艦少將隊長職務。 Music:朋友別哭 歌詞:有沒有一扇窗能讓你不絕望,看一看花花世界原來像夢一場,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輸有人老,到結局還不是一樣。 @有沒有一種愛能讓你不受傷,這些年堆積多少對你的知心話,什麼酒醒不了什麼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頭望。 朋友別哭我依然是你心靈的歸宿,朋友別哭要相信自己的路,紅塵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你的哭我也有感觸,朋友別哭我一直在你心靈最深處,朋友別哭我陪你就不孤獨,人海中難得有幾個真正的朋友,這份情請你不要不在乎。 三春白雪歸青塚,記我最敬愛的學長汪能安少將_73黃世和_以下文章已於98.4/4刊載於青年日報副刊: 驚聞汪少將因病猝逝,消息如晴天霹靂般傳來,除了心痛與不捨之外,內心卻百感交集,久久無法平復。當時我正在大直營區辦公室內,忙完公事,起身望向窗外,午后春雨方歇,「四海湖」景致優美,一群雁鴨正優游掠過湖面,尾端泛起雪白浪花與三角漣漪,像極了海上艦隊航行。忽有人向我告知汪少將上午八時,自國防部恆山指揮所輪值完高勤官後,返回辦公室突然昏厥送醫不治,主要原因是心肌梗塞,聽完後我癱坐在椅子上,往事一幕幕從眼前襲來,雪白浪花與三角漣漪遂拉成了長長地追思與回憶....。 汪能安少將,海軍官校七十年班畢業,是班上第一位晉升少將階的優秀將領,曾任官校教育長、一六八副艦隊長及九六年敦睦支隊長,也是我私交最要好的學長之一,他那種認真工作的精神與毅力、待人處世的優秀口碑,無人能及。有次我在一份報告資料中,看到他晉升少將那年繁複的評選程序,其五年考績每年幾乎都「特優」,這在國軍將官晉升紀錄上是很少見的。 民國七十三年底,我甫從官校畢業上船,在瀋陽軍艦(DDG--九二三,已除役)擔任通信官乙職,汪學長那時擔任艦務長,是船上的三位理事官與航行值更官之一,而我則被安排和他同一班,是他的副值更官,兩人同一寢室,睡上下舖,經常在一起海上操演、備戰與航行測繪,大風大浪中進行海鯊、攻潛、漢光演習、甲操、偵巡及追趕大陸漁船、緝私等重大戰備任務,讓我從一個剛畢業的懵懂軍官,歷練成smart的作戰軍官,我在他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 例如他說:「以後你祇要調到新單位,每次要記得,不能新官上任三把火,應該先觀察,不講話,讓人摸不清你的脾氣,除了可以產生一種神秘感外,也可以建立你的威嚴,這就是領導統御,凡事搞清楚以後再說,針對問題慢慢溝通、解決,顯現你對事情的敬業態度與專業能力。」 又如,我艦擔任「旗艦」,他總會糾正我並且拿起無線電話筒,先發布信文命令給屬艦,示範給我看,然後說:「使用無線電話,聲音一定要低沉、穩重,要帶點磁性,逐字逐句清晰發送,表現出一副老海軍的架式」。 汪將軍當時才上尉,帶兵與自我要求非常嚴謹,私下卻為人海派,同學都叫他外號:「四海」,尤其幹艦務長乙職,底下都是刺龍刺鳳的義務役帆纜兵,要將他們帶好與訓服不容易,他卻能與之打成一片,和樂融融。 冬防期間海象惡劣,非常辛苦,我因剛畢業容易暈船,但仍必須在駕駛台上畫海圖、看雷達、定船位及守值無線電話,有時忙不過來,手拿話筒,正要嘔吐,我會將話筒立刻遞給他,十足默契,然後馬上跑向垃圾桶抓完兔子再飛奔回來,痛苦到連膽汁都吐出來了,他仍舊一邊開船、下俥舵令,一邊幫我處理這些副值更官繁雜的勤務,非常鎮定,毫無怨言。 他訓練官兵自有一套方法,腦筋轉很快,比如利用艦隊運動圖紙解算CPA(兩船在海上航行之最近碰撞點,可提供值更官避碰參考),當時雷達與電腦不如現在自動化,必須手工解算,但船上配賦有小型計算機(與市面上國家考試數理運算功能相同),可直接解算CPA,他會要求我拿來與戰情、航海人員同時解算比賽,然後給予獎賞,這在當年幾乎沒人這樣做,那麼小的計算機,誰會曉得如此運用?可見他心思細膩,觀念創新。 民國九十年間,我們一起在國防部任職,那時我倆已有多年未見,階級都是上校,有次在紅樓的長廊遇見,汪學長臉色蒼白、氣色不是很好,聽他說剛割除膽囊出院,且自嘲:「我現在是無膽之人。」我勸他應多休息、多保重,那年我竟也因為工作忙到沒日沒夜,最後胃出血住院多次,打報告調返回軍,自此遠離兵科軍官必須經管的指揮體系與重要軍職。 那次見面,汪學長從皮夾中抽出一張用毛筆字寫的名片紙,上面書寫著「藏鋒」二字,右上角一排小字:「現代人的老二哲學」,然後對我說:「你看,當年你寫的毛筆字,我一直保留至今,還特別將它當成座右銘,隨時放在皮夾裡警惕自己。」天啊!多有情的老學長、好友呀!事隔近二十年,他還是那麼真誠、感性。 然而,縱使汪學長果真了解「藏鋒」二字念義,但他並未真正去身體力行,主要還在於他對工作態度的執著與認真,再者,汪學長自律甚嚴,自我要求非常高,每件事一定要做到圓滿、完美,那怕在戰院、參大受訓,都要拿第一名或成績非要名列前茅才肯罷休,這就是汪學長的個性,外表看似為人「四海」、豁達,待人和藹客氣,但對自我卻無法放寬心胸,無法去紓解其沉重壓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其精神雖令人敬佩,卻非真正良好示範,沒有注意照顧自己身體,年輕時還懂得打球休閒,到了中年只知道不停地盡職、工作,國軍自此喪失一位優秀的將領,英年早逝,令人欷歔! 汪將軍凡事親力親為、全力以赴,並不是對人不信任,而是不願任何事都麻煩人家,最後「過勞」而逝,我常想:人的生命真是脆弱,儘管必須認真工作,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汪學長至少在他一生當中,已經恪盡全力,了無遺憾,惟最令人牽掛不捨的,就是他的遺孀和年幼的孩子。 聞道玉門猶被遮,應將性命逐輕車。 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唐.李頎,古從軍行。 汪將軍當年從軍的豪情壯志不減,依然是條漢子! 我最敬愛的「四海」學長!您請好走,我相信在您最後的一口氣,仍然會不斷地掛念著公事,皮夾中一定還存放著那張「藏鋒」的名片紙,這是我一輩子最為感動的事,我竟也不知不覺……哭了起來。 Video:汪能安將軍女兒~汪思璇大提琴獨奏 Video:四海人生瀟灑走一回(上) Video:四海人生瀟灑走一回(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