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4936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中華民國的潛艦歷史延後近卅年才開始_中國時報【蘇瑋璇/台北報導】

赴美受訓接潛艦,海軍打群架 一九七二年世界少棒賽,中華少棒隊取得遠東區代表權,將赴美爭奪冠軍,在美國受訓的海軍 弟兄獲悉,立刻向海軍學校爭取到現場觀賽,未料卻在球場和台獨人士打群架,轟動一時,艦 長關振清回憶笑說:「不知當時在現場的人,有沒有現在民進黨檯面上的元老?」 關振清說 當時校方見我國官兵離鄉背井受訓五個月,成績不錯,但沒有休閒動體,生活格外苦悶,因此 同意撥錢派車。八月廿三日,全體官兵天未亮就分乘二部巴士,從New London直奔賓州威廉 波特。 汪希苓武官深知有些主張台獨的異議人士會到場抗議滋事,因此交代弟兄千萬別加入 混戰,否則恐影響接艦計畫。廿六日,緊張的冠軍戰登場,關振清說,觀眾席擠滿僑胞、留學 生,都來為中華小將加油。開賽前,球場一角果然出現十餘位蒙面客,手持木棍,高舉加油旗 幟及台獨標語。比賽中,雙方相安無事,中華隊最終六比○力克美國北區隊,現場人士激情歡 呼。 在僑胞一片愛國口號聲中,幾名愛國留學生步步逼近台獨人士,意圖撕毀台獨標語,雙 方先是一陣謾罵,接著演變成肢體衝突毆鬥,雙方陷入混戰。當時一位復興航運大副恰巧夥同 船員來看球,見留學生打不過台獨人士,衝上前助陣,偏偏手無寸鐵,屈居劣勢,情急之下高 喊:「海軍怎麼見死不救!」這一喊,激起官兵同仇敵愾之心,把事前告誡全拋諸腦後,一擁 上前大打群架,扯下台獨標語,撕毀焚燒,在現場的警察眼看若再坐視不管,恐鬧出人命,大 鳴警笛驅離雙方,還出動直升機運送傷者。關振清說,當時滲透在受訓官兵內的「細胞」將海 軍打群架一事密報回國,海軍總部開會時嚴峻訓斥,未料國民黨部事後卻來函獎勵海軍「愛國 情操」揚威海外,才讓這起事件落幕。 前軍情局長 扮幕後推手 水星計畫啟動 汪希苓功不可沒 因江南案繫獄的汪希苓,多數人只知他是情報頭子、官拜海軍中將的前軍情局長,卻很少人知 道他是促成我國潛艦成軍的幕後推手之一。 汪希苓在天下文化公司出版的一本《忠與過》書 中,提到我國發展潛艦武力的那段歷史。民國四十八年,汪奉派擔任我國駐義大利武官,隔年 接獲國防部指示,要他洽購義製蛙人潛艇。二戰期間,義軍乘坐兩人一組的蛙人潛艇,攜帶磁 性水雷潛入埃及亞歷山大港,炸毀一艘停在港中的英國主力艦。我國軍方希望能取得,供特種 部隊深入敵後之用。問題是蛙人潛艇義國軍方已停產,汪後來透過友人協助,找上一家潛水運 動器材公司,而該公司老闆正是海軍退伍的老蛙。好不容易找到生產廠商,國防部遂指示採購 四艘,且要附磁性水雷。磁雷屬於軍品,根據過去經驗,義大利官方不會同意出口。單買蛙人 潛艇,卻沒有磁雷,有如無牙老虎一點用都沒。還好只要有錢賺,殺頭生意還是有人做,汪希 苓最終說服業者將磁鐵、引信、水雷殼拆開來運送來台。 這批蛙人潛艇後來成為武昌艇隊的 骨幹,也是我國海軍最早的水下武力,只是始終未打過仗、出過任務。 不過,拜這批蛙人潛 艇之賜,民國五十年代我國海軍再從義大利取得技術,在淡水組裝兩艘SX404型潛艇,分 別命名海龍、海蛟。民國五十八年成軍,長廿公尺、寬兩公尺,排水量僅四十五噸,可搭載六 名特工,惟不能發射魚雷,只能潛伏到目的地安裝六到八枚水雷。 無論蛙人潛艇或SX40 4都不能算真正的潛艦。我國潛艦正式成軍還是得從水星計畫說起。民國五十八年,汪希苓轉 任駐美國海軍武官,出國前夕,老蔣總統交代他要設法替國家取得潛艦。當時台、美關係已經 開始生變,美國國務院擔心影響美國與大陸的關係,一直反對出售潛艦給台灣,理由是台灣沒 有操作潛艦的人才,問題是我國根本沒有潛艦,如何有足夠的人才? 但危機就是轉機,美國 後來也發現一旦兩國斷交,美國海軍潛艦不可能再協助台灣進行反潛訓練,台灣海軍將如何面 對對岸上百艘潛艦的威脅?而最有效的方法,或許是提供兩艘潛艦做為目標艦,態度開始軟 化,海軍於是啟動水星計畫,先派人赴美受訓,再接收美軍潛艦,也就是目前服役中的海獅、 海豹,汪希苓終於達成領袖交付的使命。而美國再度宣布售台潛艦,已是卅年後的事,但這批 潛艦迄今連影子都沒有,此時汪希苓已是解甲老兵。 想當年 抗戰爆發 潛艦史一延40年… 民國六十三年「海獅號」返台,我國擁有第一艘潛艦,其實中華民國的潛艦史原可提早四十 年。在抗戰前,國民政府就曾與納粹德國積極商議,添購五艘著名的U型潛艦,但因抗戰爆發 而沒有下文。國民政府在抗戰前夕,與剛掌權的德國希特勒政權曾有一段蜜月期,德國成立 「工業產品商貿公司」,也就是中國慣稱的「合步樓公司」,以便兩國進行軍事貿易。 民國 廿六年六月,國民政府派遣海軍部長陳紹寬等人秘密前往德國商談購買潛艦事宜,最終中德兩 國達成協議,並透過合步樓公司,由中方向德國訂購一艘排水量五百噸級的遠洋潛艦、四艘二 五○噸的近海潛艦,以及一艘潛艇母艦,由中國派八十名軍士官到德國受訓。 由於到位款項不 足,只有兩艘U-ⅡB型二五○噸級潛艦先開工,預計民國廿九年完工。沒想到下訂才一個月 就爆發七七事變,中日開戰,因德日兩國是戰略同盟關係,這批訂單便胎死腹中。另外,民國 卅三年,英國根據《中英租借協定》欲贈送十三艘艦艇給中國,其中也包括兩艘潛艦。抗戰結 束後,國民政府曾派官兵赴英受訓,但又因國共內戰擴大使計畫中斷,也讓中華民國的潛艦歷 史延後近卅年才開始。 想當年 中日斷交 新城造艦計畫成泡影 剛過世的前國防部副部長郭宗清,官拜海軍二級上將,是我國海軍少數的日本通,擔任駐日本 武官時曾祕密接洽,希望促成日本幫台灣製造潛艦,海軍總部因此命名為「新城計畫」,後因 民國六十一年中日斷交而作罷。 郭宗清為台籍上將,從小受日本教育,與已過世的前國安會 秘書長莊銘耀是我國海軍少見的日本通,也是我國最後一位駐日本的海軍武官。郭在回憶錄 《大風將軍》中專節說明,他如何在日本奔走,希望日本能幫台灣造潛艦。郭宗清外派前夕, 拜會海軍出身的國防部副部長馬紀壯,馬告訴他海軍計畫發展潛艦,交代他到日本後能促成此 事,馬還強調這是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的構想。郭宗清到日本後,曾找過很多有能力製造潛艦 的廠商,如三菱、石川島播磨等,也參觀過日本的潛艦部隊及製造工廠。海軍總司令馮啟聰當 時到日本訪問,拜訪防衛廳長官、後出任首相的中曾根康弘時,當面拜託日本協助造艦。中曾 根後來約見郭宗清,表示他在輕井澤時曾向首相佐藤榮作提過,但未獲同意。郭宗清私下也造 訪幾位日本海軍退休的造船專家,像曾任日本海軍潛艦部隊司令的筑土龍男,後來寫成「興建 潛艦狀況調查報告書」,呈給海軍總司令宋長志。國內非常支持,海總並定名為「新城計 畫」,陸軍出身的末代駐日大使彭孟緝也知道這個案子。民國六十一年九月中日斷交,日本協 助台灣造艦的夢想化為泡影,雖然日本海軍退役的造船專家還是很熱心,甚至願意來台幫忙, 但海總認為有安全與保密顧慮,仍決定中止新城計畫。 提升「潛」力 個個暗著來 潛艦很難看見也很難被聽見,是各國的祕密武器,美國是資訊最公開的國家,但潛艦相關資料 也不多。各國潛艦武力在虛實間,彼此不敢輕舉妄動、隨意啟戰端。美國是海軍大國,十多個 航空母艦戰鬥群把美國國土延伸到世界各地,更是潛艦大國,遠的不說,從七○年代起,「洛 杉磯級」、「維吉尼亞級」攻擊潛艦,到「俄亥俄級」彈道飛彈潛艦相繼服役,每艘都具有強 大的攻擊能力。尤其可發射三叉戟彈道飛彈的俄亥俄級潛艦,更是美國核子嚇阻武力最重要的 一環。蘇聯在未解體前也擁有強大的潛艦武力,但剛開始它在防噪音的技術差美英一大截。但 八○年代推出幾型潛艦後,與西方的技術差異迅速縮小,尤其「颱風級」潛艦的靜音能力與戰 力直逼美國,讓西方國家倍感威脅。後來蘇聯解體,國力衰退,新武器的研發包括潛艦均停滯 不前。但之後俄羅斯國力開始提升,接續建造「北風之神級」彈道飛彈核子潛艦,外電報導, 第一艘Yuri Dolgoruki號將於七月下旬正式成軍,它有優秀的匿蹤與靜音性能,也有可怕 的核子武力。另外,「北德文斯克級」多功能核子潛艦也陸續成軍。中國大陸潛艦也有大步發 展,雖然技術據說仍落後西方,但大陸軍方從來不公布有多少潛艦,西方只能猜測它應有不少 核子潛艦,部分甚至有發射彈道飛彈的能力,《孫子兵法》的虛實讓解放軍的實力不容他國小 覷。此外英、德、法、義、荷、日、韓等國都有相當的潛艦實力,近年連「金磚四國」成員的 巴西與印度也在發展潛艦,顯現它在軍事上的重要性與神祕性,我國應設法突破只有四艘潛艦 的現況,取得更新型的潛艦來捍衛國家安全是當務之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