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藍天

關於部落格
  • 713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軍七十年班同學喜訊_訓謀長子必堯新婚之喜_104.12/5

必堯、必熹、婕寧、妤,表兄妹們感情優_大亮點 坐在椅子是老大必堯(新郎),後面站是弟弟必熹26歲(興勤電子硏發部),前面是大表妹奚婕寧21歳(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後面小表妹奚妤19歲(長庚大學二年級),屆時盛裝是大亮點喔! 訓謀同學娶媳12/5(六)12:00於義大皇家酒店花園廣場,舉行結婚敬備喜筵,恭請同學攜眷參加,11:00證婚儀式,觀禮者請提前入席,望各位叔伯嬸姨來賜福。當天在高鐵左營站(前站)備有專車接賓客至義大皇家酒店,主要是接載中北部親友11:00發車,15:00發車至高鐵左營站;専車會停在高鐵2號出口,乘手扶電梯下至一樓,左手邊彩虹市集樓前面的車道上。 大兒子唐必堯東海大學會計系畢.之後進全球前三大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四年後調至深圳所,服務二年後離職,轉至香港上市之台資企業財務部門工作,迄今近一年半,工作順利,很受公司器重。 媳婦王樂是大陸河南人,大學外文系畢業後,即赴澳洲讀書,獲會計及商學雙碩士,返國後進深圳安永事務所工作,遂與必堯認識交往,服務兩年後,於去年離職,在家讀書參加律師考試,計劃朝涉外律師領域發展。 背景Music:心愛的人 56蘭寧利將軍FB:我們都沒有交白卷 今天中午是年班同學朱家駒的公子結婚喜宴,南北同學幾乎都到齊了,情緒很High,直到擔任主婚人的同學致詞,緩緩的講話,把我們又帶回到從前。那幾年我們年班同學同在二級艦擔任艦長,在一次烏坵運補任務,讓我徹底了解在他溫文儒雅的背後對任務的執行是那麼的堅持,贏得我的敬佩。 當年烏坵梯次運補艦都是從高雄十三號碼頭早早的啟航,夜晚進入澎湖水道,此時我們兩艘護航艦就會出去跟她會合。其實這一定要滿足在時間上能趕得上第二天當地的潮水準時搶灘,這是關鍵,否則任務就無法達成。通常,每天晚上駐測天島的艦長們晚上都會在碼頭的艦長休息室聊天兼看七點鐘的電視夜間新聞,主要是在等新聞最後的氣象報告,通常海軍的風力報告比氣象局少一級,因此當風力出現九級時海軍的風力報告就是八級,按規定超過海軍的風力報告七級,就可以不用出海了,否則看完氣象報告艦長回船就立即就「進出港部署」準備出海。不過海軍的氣象報告蠻吊詭的,經常是測天島的風吹的連帽子都要用手抓著,電線吹的呼嘯,他的報告還是不見七。 那次任務就是如此,朱同學指揮的中字號(戰車登陸艦)擔任運補艦。在她進入澎湖水道前我們的雷達早已可以完全的監控她,我們已經在幫她計算船速,當天風浪很大運補船根本就頂不動,勉強前進速率很低,「從高雄出發前怎麼不看氣象?」有人問到,「因為高雄的天氣通常都是好到不行」,照這種開法即使加上子夜後改變的潮流,明天的搶灘的潮水也根本是趕不上了,但是我的同學硬是抵死不退的硬撐,那我們兩艘護航艦只得出去在澎湖水道與她會合,這回罪就受大了,頂浪偏風,像我們山字號不是船頭被抬出水面,就是整個船頭鑽進水裏,海浪一次又一次的重擊前艢,帶來陣陣船肋陳吟聲。到天快亮了那艘運補艦終於承認潮水趕不上了,運補梯次取消,可憐我們已經折騰了一整夜,那艘中字號還要回高雄,等天好再跑。 今天,我真很想告訴這位年輕的新郎,當年他的父親是怎麼幹海軍的,是怎麼為防衛台灣而付出的,是如何的剛毅。再環顧四週來參加婚禮的「叔叔伯伯們」,唐俊郎伯伯因胃潰瘍剛出院也來參加,我告訴他說,幹海軍有幾個不得胃病的?我要說的是:我們都沒有交白卷。 訓謀:回首當年!確實在海軍紮紮實實幹了一趟。生老二時,我在馬公,老婆三更半夜一人開車至海總生產。海軍-我曾付出的家。 方義:我在中訓最後一次任務就是烏坵搶登,前趟梁繼信搶登把大門撞壞了,我真是倍感壓力,才一出港電羅經就倒了,多次要求返港維修均遭拒,只好硬著頭皮繼續,期間沒有一個準確的船位,直到與護航艦會合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到了烏坵三月的風也不可小覷,搶登的碼頭那麼窄,磁羅經近距離根本不能用,他奶奶的,我就左舵右舵的又要拋後錨要緊急退車,七手八腳才搶登好,回來陸如龍因電羅經的事還要處份我,當年考績我是全艦隊最後一名,連自己人都欺負。 大嘴:在中勝艦,生老二時,艦隊仍堅持叫我跑金門運補,一點都不厚道。 順光:我訂婚,莒光日結婚裝備檢查,禮車在大門口,檢查結束,才去迎娶,婚禮結束,當晚回部隊,主官戰備留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